tags | rssmap | sitemap 热门标签: 9月各地特产 湖南新化特产 地方特产商标 砀山特产店 南京特产 广东特产批发 特产食品 全昭通市特产 土特产店装修 三同土特产
您的当前位置:全球十大博彩平台_佰博评级 > 手机版 > 正文

朕的东北土特产定要赐给众爱卿尝尝

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 时间:2018-12-18

  近日,清朝皇帝与奏折的纠结往事火遍互联网。作为康熙以来特有的文书形式,奏折承载着诸多官场隐私、民间舆情甚至君臣之间的“私房话”,读史者可以借此满足“窥私”之欲。譬如,康熙朝汉文朱批奏折里,抛开林林杂杂的钱粮价格、洪涝灾情、南征北讨、贺岁祝寿,一个频繁出现的字眼值得玩味。粗略检阅了两千余封奏折,其中居然有六十余封是封疆大吏获赐鹿肉的谢恩折。在纷繁复杂的家国大事里,这也算一道别样的风景线了。

  从奏折里的只言片语可知,康熙经常御赐鹿肉干三十束(有时是三十二束),另有数量不等的鹿肋、鹿尾、鹿脯,算是为各省督抚准备的特别福利。获赐的督抚率文武官员至城郊迎接,设香案叩谢皇恩。为表崇敬,大员们往往将鹿肉留给宗庙祭祀。一些大臣还会将鹿肉分与属下,以示共沐皇恩、雨露均沾。

  在清代官场的语境里,鹿肉绝不仅仅是美食之属。女真人祭祀之时,萨满神帽上插鹿角以象征鹿神。吴振棫《养吉斋丛录》记载,腊月二十九前后的祭祀里,由扮成一只鹿,扮作众神的获而分之,以取“得禄”之意。

  有清一代,京城人士对鹿肉视为珍馐。《燕京岁时记》录有“麅鹿赏”条目:“每至十二月,分赏王大臣等麅鹿。届时由内务府知照,自行领取,三品以下不预也。”可知,鹿肉在朝堂之上,某种程度是尊贵身份的象征。

  获此殊荣的大臣,自然不会放过精忠报国的大好机会。在奏折里,“花式谢恩”成为他们张扬文采的舞台,不妨摘录几节——

  圣恩优渥,荣宠非常,啣感无地,惟有捐糜顶踵,以报我皇上豢养之深仁于万一(湖广巡抚刘殿衡)

  臣属何人,得邀异数,惟有精白乃心,捐糜莫惜,以报主恩于万一(广东巡抚范时崇)

  奴才不敢自私,谨将御赐方物荐之祖先,以弘锡类,分诸僚属,以广皇仁(江西巡抚郎廷极)

  虽然依旧是一些政治套话,但皇帝赐肉的意义正在于此,通过奏折走一遍表忠心的程序也是君臣心照不宣的官场默契。

  令封疆大吏们感恩戴德的鹿肉干究竟是怎样制成的呢?这恐怕要追溯一下北方民族的美食史。曾经活跃在政治舞台的契丹、女真与蒙古人,似乎都对鹿肉情有独钟。根据《辽史·艺文志》,契丹人为大宋天子送去的生辰贺礼里,二十箱鹿腊赫然在列。元代《居家必用事类全集》收录腌鹿脯制法:“净肉十斤去筋膜。随缕打作大条。用盐五两。川椒三钱。莳萝半两。葱丝四两。好酒二升。和肉拌腌。每日翻两遍。冬三日。夏一伏时。取出以线逐条穿。油搽晒干为度。”清代,制法较之略为粗糙,但切成片状。

  《红楼梦》第四十九回,席间有新鲜鹿肉,贾母念着宝玉,便叮嘱“留着鹿肉与他晚上吃”。史湘云悄声与贾宝玉商议——“有新鲜鹿肉,不如咱们要一块,自己拿了园里弄着,又顽又吃。”富贵儿女围着火炉烧烤鹿肉就乐不可支,可见即便以贾府的生活条件,鹿肉也并非随手可得。庄头乌进贡的年货清单里,有“大鹿三十只、獐子五十只、狍子五十只、鹿筋二十斤、鹿舌五十条”,还孝敬了活鹿两对,可谓十分丰厚了。巧合的是,被许多研究者认定是曹雪芹祖父的曹寅,正是最早获得御赐鹿肉的大臣。

  康熙对鹿的喜爱,在围猎之际彰显无疑。清制,木兰围场,凡皇帝亲射之鹿獐必驿传至京,荐新于奉先殿。《圣祖仁皇帝实录》记载了康熙那段著名的自夸之辞:“朕自幼至今,凡用鸟枪弓矢,获虎一百三十五、熊二十、豹二十五、猞猁狲十、麋鹿十四、狼九十六、野猪一百三十二,哨获之鹿凡数百。其余围场内随便射获诸兽,不胜记矣。朕曾于一日内射兔三百一十八,若庸常人,毕世亦不能及此一日之数也。”显而易见,鹿是康熙捕猎最多的动物之一,他还曾以仿效鹿鸣之法,诱杀了两只大鹿。

  捕猎之外,皇帝对烤制鹿肉也别有心得。康熙三十一年,在木兰围猎随行的法国传教士张诚写道,“皇帝猎获了一只五百多磅的公鹿”,年富力强的康熙龙颜大悦,“他亲手处理自己打死的那只鹿的肝,肝和臀部的肉在这里被看作最精美的部分。他的三个儿子和两个女婿帮着他,皇帝很高兴地把鞑靼人古时收拾鹿肝的方法教给他们。皇帝把鹿肝分割成小片,分给诸子、女婿和身边的一些官员。”同年稍晚的时候,康熙在三次围猎中,猎获了三四十只公鹿和狍子,又亲自示范了皇家烤肉的秘诀。

  提及围猎与鹿,插播一段艳情野史。民国时代的杂文作家周黎庵,曾在《清乾隆帝的出生》一文援引前清遗老冒鹤亭口述之秘闻:“雍正在潜邸时,从猎木兰,射得一鹿,即宰而饮其血。鹿血奇热,功能壮阳,而秋狩日子不携妃从,一时躁急不克自持。适行宫有汉宫女,奇丑,遂召而幸之。”在许多路边摊炮制的野史小说里,宫女育有一子,就是日后的乾隆。

  宫闱之内,康熙十分看重鹿肉的食补功效。御前红人、武英殿总监造赫世亨患病,久治不愈,康熙亲自下令:“若用药似觉无效,则暂停之,从膳房取美食、狍肉,稍食之看。”不知是狍肉滋补还是安慰剂效应,进补后的赫世亨渐趋好转,康熙喜上眉梢,打趣道:“闻赫世亨已大愈,未尽报朕言,待朕回宫,定不宽宥,必将赫世亨交与其妻掐死。”皇帝与臣仆开起朋友之间的玩笑,实属罕见,若非满文朱批奏折记载,令人难以相信。

  从祭祀、赏赐到烧烤、食补,康熙每年对鹿肉的需求甚巨。那么,宫廷之鹿来自何方?各大围场捕猎与皇家园林饲养担此重担。

  《奉天通志》记载,盛京及附近数县每年要进贡七次。前三次称为“尝鲜”,后四次则是“鹿差”。

  每次“尝鲜”,奉天要进献鲜鹿尾五盘、鲜鹿舌五个、鲜鹿筋条十块、鲜鹿发尔什二十块、鹿大肠五根、鹿肚子五个、汤鹿肉七块、晾鹿肉三十块。每次“鹿差”,则是鹿尾八十盘 (头等四十盘、二等二十盘、三等二十盘 ) 、鹿舌八十个、毛鹿四十只、鹿大肠六十根、鹿盘肠一百二十根、鹿肚三十二个、鹿肺肝十个。此外,全年还要奉献出毛鹿二百二十只、狍子八十只、獐子嘎什哈二百八十个、狍子嘎什哈三百八十个、鹿肉干二千七百束。凑不齐进贡的鹿肉?那就只能麻烦您交银子受罚了!除了奉天之外,吉林也承担着为数不少的进贡任务。有了东北鹿肉源源不断供应,康熙才得以豪气地四处赏赐。

  承蒙皇帝恩赐,各地大员岂有不回礼的道理?其实,翻阅满文与汉文朱批奏折,不难发现,康熙与臣僚之间关于瓜果时蔬与珍馐野味的讨论不在少数。广东的蝴蝶饯、葡萄酒、李子,甘肃的哈密瓜、绿葡萄、杞果,苏州的佛手、木瓜、玫瑰露,直隶的冰虾、笋鹅、鹌鹑,福建的柑橘、文旦、橙子……各省督抚为康熙进献的美食,都曾被皇室笑纳。

  但康熙毕竟不是“吃货”,对封疆大吏们的奢费颇有意见。近来在各类吐槽文章里频繁露脸的福建巡抚满保送来西瓜,触怒龙颜,康熙驳斥道:“此物,朕未曾令尔呈送,只是说在台湾地方试种。将此作为一事赍送,殊属不合!在福建种之何用?”几年后,擢升闽浙总督的满保进献台湾蕃子、蕃酸树、蕃茉莉花,又遭到谕旨驳回:“知道了。此类东西皆无用,且前所得者,朕已艺植,繁殖甚多,京城各处均已种植,不必再进。”

  不过,莫以为康熙对“尝鲜”进贡有多么深恶痛绝,依然是满保,在进献荔枝一事就显得老谋深算。皇帝明确下令暂停贡奉后,他诚惶诚恐地在奏折里恳求道:“唯卑奴昏愚,其土产美味之物,尚不能进献圣主,不胜忧急之至。”康熙嫌恶的是荔枝运输的巨额费用,稍一松口,表示可用晒干的荔枝代替,满保随即见风使舵,上奏道:“奴才衙门内,备养之荔枝现皆成熟,备养此荔,皆为圣主用,奴才不敢轻动,故选择腌蜜,谨呈圣主阅视,叩请圣主留用。”两番恳切的说辞,令康熙最终默许了荔枝进献。数年之后,雍正继承大统,满保故技重施,居然也得到了雍正许可。要知道,食品进贡费用,往往占到福建巡抚衙门开销的一成,精明严苛的雍正对此不予过问,也算一桩奇事了。

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全球十大博彩平台_佰博评级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09077631号

Top